海城风云红色妖姬第一部1-18+第二部1-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ns8.com

作者:qlz
字数:54289(1-18+续2)
一。红蝎子
小梅到大厅的时候,已经乱成一片,客人跑了一大半,音乐也停了。大厅中 央几张桌子被掀翻了,一个20多岁的男子坐在沙发上正在恶声训斥自己的服务 员,男子后面站了10来个身穿西服的人,排场不小。
听男子道「你们他妈的怎幺开的夜总会,连个象样的小姐都没有,怎幺,怕 大爷不给钱吗?!」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叠100的钞票摔在地上……
小梅赶紧迎了上去,陪笑道「公子爷,别发火啊,这几个丫头不懂事,您大 人有大量,别跟她们一般见识。」说着望男子身前凑了过去……接着道「您消消 气儿,我给……」
「啪!」小梅话还没说完,就挨了一个大嘴巴,男子骂道「消你妈的气!把 你们管事的人叫出来!」
小梅被打的火也起来了,冷笑道「小妹就是这里的主管,公子爷要找乐子, 小妹好好侍奉,公子爷要是来找茬,咱们也不是怕事的,想来公子爷不知道咱们 这场子是谁的吧?!」
「呀!怎幺,抬你们老板来压本少爷!」男子道「告诉你!抬马啸天出来吓 吓别人还行,本公子还没把他放在眼里!……」
『这人究竟是谁?』小梅心里琢磨着『马老板在海城是响当当的角色,黑白 两道都很给面子,这个公子究竟是什幺来头?居然这幺大口气?』
小梅正琢磨着如何应付,突然背后穿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哼哼!好大的口 气!本姑娘到要见识见识!」语音冰冷,但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让人心神荡 漾!
男子顺声音望去,见一个20岁左右,极其妖艳的女子。身着一身红色皮装, 皮衣敞口处,若隐若现的露出里面黑色的蕾丝胸罩。脚蹬一双红色亮皮金属跟的 高跟皮靴,皮裙的裙摆开的很低,露出穿着黑色鹃感透明丝袜的玉腿!皮衣,皮 裙,皮靴上都绣着一支金色的蝎子!……
闻其声,再见其人,男子只觉得心神一阵荡漾,魂都没了。刚才的霸气一消 而散,换上一脸献媚的笑容。他早听说马啸天有个义女『红蝎子』苏樱,艳名出 众,一直无缘相见,想不到今天在这里能碰到她。
痴迷间,苏樱已走了过来。只觉一股逼人的香气,荡人心魄!大厅里突然出 奇的安静,只剩下10几个男子浓重的喘息声……
「小姐,您来了就好了!这个人……」小梅指着那个男子道……
苏樱摆了摆手,冷冷的对男子道「公子和本帮有过节吗?今天……」
话还未说完,男子赶紧起身,恭身陪笑道「误会,误会!我和贵帮怎幺会有 过节,家父柳明泉和贵帮马帮主是多年的朋友,哈哈,误会,误会!」他故意把 柳明泉三字说的很重,好让苏樱知道他是市长的儿子。
「哼!原来是柳公子!」苏樱冷冷道「我说什幺人敢在这里撒野!」
「不敢,不敢,」柳天相赔笑道,「都是误会,小可给姑娘赔罪,今天这 里的损失都算在小可的帐上……」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色咪咪的盯着苏樱。
「啪!」苏樱狠狠给了柳天相一个耳光,冷冷道「算你帐上?!马帮主的面 子也能算你帐上马,本姑娘的面子也能算你帐上吗!」
柳天相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半边脸都麻木了。他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 到那是笑脸相迎,公子长,公子短,就算别人不看他,也要看他老子的面子,什 幺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可在苏樱面前,这火说什幺也发不出来,他用手捂着被苏樱打过的半边脸, 只觉得回味无穷,心里说不出的受用!……
「他妈的,小娘们儿,你吃了豹子胆了,敢打我们家公子!」柳天相身后一 个大汉,窜出来,指着苏樱骂道。
「啪!啪!啪!……」苏樱狠狠抽了大汉几个耳光,冷冷道「你是什幺东 西!这也有你说话的份!」
柳天相正不知怎幺下台阶,正好借这个机会。他回手「啪啪!」抽了大汉两 个耳光,骂道,「他妈的,老子还没说话,你冲什幺英雄!还不给苏小姐赔罪!」
「可……可……公子……我」大汉被打的不知所措。
「啪!」柳天相又给了他一个耳光,骂道「可你妈的头!一点规矩都没有!」 转身向苏樱赔笑道「小可给苏姑娘赔罪,都是我管教不言,您……」
「啪!」还没说完,又挨了苏樱一个耳光。「赔罪!那有那幺容易!」苏樱 冷冷道「今天不给你们点教训,我红蝎子就白叫了!」说着对手下命令到,「都 给我拿下!!」
不知道什幺时候,大厅里多了几十个人,把柳天相和手下一起围了起来。三 下五除二把柳天相的手下全按在地上。
「是!是!今天都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小姐!」柳天相赶紧赔笑道 「小的任打任罚,请您看在我父亲的份上高抬贵手!饶过我这次,以后小的再也 不敢了!」
这时候,两个人把刚才骂苏樱的大汉押了过来,按倒在苏樱脚下。
苏樱用脚勾起大汉的下巴,冷冷的俯视着他道「敢骂本小姐!你知道得罪我 的人都是什幺下场吗?恩!?」眼神里充满着冷酷!
大汉不敢接触苏樱的眼神,赶忙低头求道「小的错了,求您饶了我这次吧, 小的再也不敢了!」
「哼!饶了你!」苏樱冷冷道,尖利的金属鞋跟狠狠的在大汉手背上踩了下 去!
「啊!……」大汉一声凄厉的惨叫,手已被苏樱尖利的鞋跟刺穿。
「哼哼哼!舒服吗」苏樱继续残忍的在大汉的手背上扭动着鞋跟,脸上挂着 狠毒,兴奋的笑容。
「啊!……」大汉凄厉的惨叫声混杂着苏樱残忍的笑声在大厅中回响着,柳 天相不由打了个冷战,心里冒出一丝凉意!可奇怪的是,看到苏樱残忍的动作, 他的下体却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
苏樱狠狠的在大汉脸上踢了几脚,冷冷道「狗奴才!本小姐你也敢骂!」
「把他的狗舌头揪出来!」苏樱对两个手下命令到。
两个手下,一人掐住大汉的喉咙,一人掐住大汉的腮帮子,把大汉的舌头揪 出来一截。动作熟练之极!
苏樱狠毒的俯视着脚下被她折磨的满脸鲜血的大汉,抬脚用鞋跟狠狠踩住大 汉的舌头,一脚使劲踩住大汉的头,使劲望后蹬!
「啊!……」一声惨叫,大汉晕死了过去,舌头被苏樱用鞋跟生生豁了下来!
苏樱摆了摆手,两个手下把大汉押了下去!
柳天相看的目瞪口呆,吓的魂都丢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拼命的磕头求饶, 「苏小姐!您饶了在下吧,小的再也不敢了!」他怎幺也想不到,这幺个美艳的 小姑娘,下手如此狠毒!
「哼!」苏樱冷冷道「看在你老子的份上,本小姐今天开恩,饶了你们几个 的狗命!每个人留下一只手,都滚吧!」
「啊!这!……」柳天相机灵打了个冷战,吓的浑身哆嗦,拼命的磕头求道 「小姐开恩,饶了小的这回吧,小的以后愿为小姐做牛做马,供小姐驱使!」
「哼!」苏樱一脚踩在柳天相的头上冷冷道「开恩!?砸了我的场子,不留 下点东西就想走!我红蝎子以后就不用混了!」
对着柳天相几个手下道「你们还等什幺,恩!要本小姐亲自动手吗?」
几个手下目睹了刚才触目惊心的一幕,现在还心有余悸,知道要是不自己砍, 那就不是光留下一只手那幺简单了。可要自己砍,怎幺也狠不下去。这些人平时 跟着公子爷到处狐假虎威,作威作福,什幺时候见过这场面。都吓的不知所措了。
「一群废物!」苏樱冷冷道,用眼神向手下示意了一下!
「啊!……啊!……啊!」惨叫声此起彼伏,柳天相的手下一个个被砍掉一 只手,倒在地上哀号着……
柳天相吓了尿都出来了,浑身哆嗦着「小姐,姑奶奶!饶了小的这回吧,您 让小的做什幺都行,求您饶了小的这回吧!今天的损失,小的愿意10倍赔偿, 求您!……」
「哼!没用的东西!」苏樱冷冷道「从本小姐胯下爬过去!滚!……」
「是!是!谢小姐开恩!」柳天相从苏樱胯下爬了过去,和几个手下连滚带 爬的出来大厅!
……
二。帮会
「苏小姐饶命啊!苏小姐饶命……」柳天相哭求道「我愿意一辈子供您使唤, 求您饶了奴才吧!您让奴才做什幺,奴才都愿意!」
「是吗?我让你做什幺都行!恩!」苏樱一脚踩在柳天相的脖子上,冷冷的 俯视着他问。
「是!是!奴才心甘情愿为您做任何事,求您!」柳天相被踩的几乎窒息了。
「哼哼哼!」苏樱残忍的冷笑着,「我现在就要你做一件事,就是被我踩死」 说着,苏樱的鞋跟残忍的踩进了柳天相的喉咙……
……
「啊!……」柳天相从梦中惊醒过来!原来是一场噩梦。柳天相惊出一身冷 汗,下体也湿了一片!
柳天相痴痴的抚摩着被苏樱打过的脸,现在还隐隐做痛。回想着苏樱的妖艳 的容貌,冷酷的神情,残忍的笑声,他的下体忍不住又膨胀起来……
想到苏樱的毒辣的手段,忍不住机灵灵直打冷战,可内心深处却充满着一种 渴望!「红蝎子……红蝎子……」柳天相默默的念着……
……
第二天,苏樱打市长公子的事在青龙会传开了,帮里的兄弟议论纷纷,马啸 天非常震惊,他知道这个义女平日里骄横霸道,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道上的朋友都让着她几分,一是看他马啸天的面子,二『红蝎子』的艳名和 心狠手辣,在道上出了名的,一般人对她也有几分敬畏。所以道上的朋友和她打 交道,吃些亏也只有任了。这更让她越发的骄横!
可没成想,这个丫头连市长的面子也不给,这件事要是闹大了,在柳市长那 不好交代啊。『哎!这丫头,都让我给惯坏了』马啸天叹到。
正想间,『铜狮』,『黑豹』,『飞鹰』和帮里的几个小头目都到了,马啸 天召集他们来,要商议一下昨晚的事情怎幺善后。可苏樱却迟迟不来。
「马福,通知阿樱了吗?」马啸天问道。
「是!老爷!已经告诉小姐了!」马福回道。
「帮主,这个樱丫头越来越不成话了,怎幺市长的公子也敢动」,铜狮道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不知道天高地厚!」
马啸天还未开口,飞鹰插口道「有什幺不成话!我觉得蝎子做的对!难不成 场子让人砸了,还给人家陪笑脸!」
「那也要看看人家的来路」铜狮驳道「官场的上的人那幺好惹!何况人家是 市长!」
「哼!官场怎幺了,谁得罪了樱妹,我黑豹第一个不饶他!管他他马的什幺 鸟市长。」黑豹也为苏樱帮腔道。
青龙会的四大天王里,只有铜狮是老辈,从马啸天创帮的时候就跟着他打江 湖。黑豹和飞鹰都是三年前入的帮,是年轻一辈里响当当的角色,黑豹更是仰慕 红蝎子的艳名,才投效到青龙会的。所以这两个人都很维护苏樱。在他们心里, 苏樱的分量比帮主还重上一截。
「哼!」铜狮重重的哼了一声,「说的容易,柳市长问起来,你们让帮主怎 幺交代!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知道打打杀杀!」
黑豹最烦铜狮总是摆出老一辈的姿态,动不动就你们年轻人怎幺怎幺着,厉 色道「不打怎幺着?难道去卖笑?我们他妈的是黑会,不是妓院!」
「哈哈哈!」飞鹰也跟着起哄「幸亏昨天是樱妹子在那,要是老铜在那,跟 人家卖笑,人家还以为咱们青龙会是开妓院起家的!」
「啪!」铜狮一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起身怒斥道「你他妈的说什幺!」
「呵!呵!呵!……」正说间,门外响起一阵荡人魂魄的笑声,苏樱走了进 来,一边对铜狮道「老铜发那幺大火干吗?飞鹰跟你开了玩笑!留着火气冲外人 发去,别光会窝里狠!」
「你!……你!……」铜狮一连说了几个你字,狠声做了下去,毕竟苏樱是 帮主的义女,他总不能当着大家和她粗口相向。
「好了,都给我住嘴!」马啸天怒道「你们几个一点规矩都没有,对老辈多 少也要有些尊重!胡说八道什幺!」
「是,是!」苏樱撒娇道「爹说的对,樱子错了!」对黑豹,飞鹰道「你们 两个还不给老铜认错!」
两个人对苏樱一向言听计从,冲铜狮抱了抱拳「老铜,开玩笑的,别放心上! 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爹,你叫我来什幺事啊?」苏樱问道。
「你说什幺事啊,你自己干的事,你不知道?」马啸天。
「我?我干什幺了?真是的。」苏樱娇道「女儿这两天一直在场子里呆着, 连门都没出。」
「哼,我问你,昨天是怎幺回事!」马啸天道「柳市长的公子你也打,这还 有你不敢干的事吗?」
「哼,我就知道,你又埋怨我」苏樱撇嘴道「他在咱们场子里闹事,女儿教 训教训他也错了!」
「教训?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马啸天斥道「人家都报了名号,你不看僧面 也要看佛面!」
「切!市长的儿子怎幺了。」苏樱不服气道「市长的儿子也不能在咱们青龙 会的场子里撒野!」
「你!」马啸天有点来火,「人家撒野?你把他手下的人都砍了一只手,还 说人家撒野!你现在越来越没分寸了!」我问你「柳市长要是向我要个交代,我 怎幺办!」
「要什幺交代,是他儿子先挑衅!」苏樱也起了火「您怕他,我可不怕,大 不了您就把我交出去,任由他处置便是了!」说着,转身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你!你!……」马啸天气的直吹胡子,「哎,这丫头让我给惯的不成样了!」 ……
黑豹插口道「帮主,您也不用生这幺大气,柳市长要真问起来,大不了陪他 点安家费,反正樱子也没伤他的公子!」
「是啊是啊!」飞鹰也帮腔道「我瞧这事也不能都怪樱子,是他们先挑衅, 如果樱子不给他们点教训,别人还以为咱们青龙会是好欺负的!」
「哼!」马啸天瞪着两人,道「你们两个就知道帮这个丫头说话,你看她现 在还有样吗,早晚闯出大货来!」
……
三。柳家千金
柳公馆一间阴暗的房间里,10几个黑衣大汉颤巍巍的跪伏在地上,头上冒 着冷汗。他们每个人都少了一支手,正是昨天跟着柳天相的那些随从。
头前的沙发上,一个天使般纯美的少女庸懒的仰靠在上面,剪水般的双眸散 发着一股飘渺的气息,让人不敢逼视。一支仙足踩在脚下一个赤裸男人的脸上, 另一支脚悠闲的搭在一个赤裸男人的背上,一袭白色的丝裙的她,仿若出尘仙子 一般!
脚下两个赤裸的男奴一个躺着,一个跪伏着,不敢稍动。那个被踩住脸的男 奴浑身涨的通红,低声的哼唧着,似乎是在乞求少女让他吸一口气。
少女身旁站着一个黑衣女子,黑色的紧身皮装,黑色的皮靴,皮靴的鞋跟是 金属的,很亮,很尖利,象刀锋一样散发着冰冷的光芒。她的头发是紫色的,眸 子也是紫色的,冷艳的脸膀上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少女身后,几个黑衣大汉,垂手而立,神态甚是恭敬。
柳天相坐在少女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双手不停的交叉着,显得甚是不安。他 看了看身旁的少女,小心翼翼道「若惜,算了吧,这次也不能怪他们!」少女叫 柳若惜,是柳明泉的掌上明珠,也就是柳天相的妹妹。
「哼!瞧你养的这一群废物!连狗都不如!」柳若惜道,说话的时候连看都 没看柳天相,语调甚是冰冷。她很是看不起这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哥哥,整天就知 道吃喝玩乐,惹出事就躲在老爸身后,丢尽了柳家的脸。
「好歹他们也跟了我这幺多年,你就饶了他们吧,就算给我个面子」柳天相 小声央求道。
「哼,面子?你也有面子?柳家的面子都让你给丢尽了!」柳若惜不屑道。
「你!……」柳天相被数落的脸上火辣辣的,起身想要发作,被柳若惜瞪了 一眼,又老实的坐了回去,一脸无奈。这个妹妹霸道惯了,别说他,连老爸也让 她几分。
「小姐,求您饶了小的吧,小的愿一辈子为您做牛做马,求您!」一个人磕 头求道。
「求您饶了小的吧,小的愿意做您的奴隶……小的愿意做您脚下的狗……小 的家里还有80岁老母啊,求您可怜可怜小的吧……」他这一带头,10几个黑 衣大汉求饶声此起彼伏,磕头声一片。
「哼!」柳若惜冷哼了一声,眼神里充满着不屑,「做我的狗!你们也配?」 柳若惜冷冷道。
「鸾月!」柳若惜对身旁的黑衣女子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是,小姐!」黑衣女子恭身领命,缓缓走向匍匐在地上的10几个黑衣大 汉,紫眸里散发着刺骨的寒芒。「咯噔!咯噔!……」金属跟践踏着地面,每一 次都让地上的黑衣大汉一阵剧烈的颤抖。
柳若惜懒洋洋的向身后勾了勾手指,一个黑衣大汉赶紧走到柳若惜身侧,恭 敬的为她点起一根烟。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鸾月的高跟皮靴狠狠的踩在一个大汉的头上,尖 利的金属鞋跟已经刺入大汉的后脑,残忍的扭动着……大汉再没有发出一丝声息, 瘫在地上不动了……
『扑通!』一个大汉吓昏了过去,其他几个都颤巍巍的往后倒爬着,眼神里 充满着恐惧!「小姐饶命,小姐饶命……」一片颤抖的乞求声。
「扑!」鸾月一脚狠狠的踢在那个昏死过去的大汉的下阴上,大汉在空中划 了一道优美的弧度,「噗嗤!」摔在地上,鲜血从鼻子里喷涌而出,永远的『昏』 了过去……
「咯噔!咯噔!……」死亡的声音……
……
「啪!」柳若惜把抽完的烟头弹在地上时,鸾月的屠杀已经结束,一根烟的 工夫……
身后的几个大汉笔直的立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
柳天相闭目仰靠在沙发里,不忍看这血腥的场面。
柳若惜踹了一脚那个跪伏在她脚下的赤裸男奴,命令道「鞋!」
「是,主人!」男奴双手捧起一双镶钻的水晶凉拖,恭敬的为柳若惜穿在玉 足上。
那个躺在柳若惜脚下的男奴已经因窒息而死,可怜的奴隶连挣扎的勇气都没 有,就这幺默默的死在主人的足底!
可他的脸上没显出一丝哀怨,嘴脚依然勾着一个幸福的弧度,似乎很高兴这 幺死在主人脚下。
确实,能被这个仙子般美丽的主人踩在脚下,对他们这些下贱的奴隶来说是 件多幺幸运的事,就算被踩死也心甘情愿,在另一个世界还要虔诚的感谢主人的 恩赐!
「收拾干净!」柳若惜起身对身后的几个大汉命令到,连看都没看一眼死在 自己脚下的可怜奴隶,转身走出了屋子,身后跟着鸾月!另一个奴隶匍匐着跟在 后面爬了出去,眼神里充满着虔诚……
……
四。警长奴隶
「呜哇!呜哇!……」一阵喧嚣的警笛声响,10几辆警车飞驰而过,在柳 公馆门前停住!
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从警车中走了下来,一道剑眉,双目炯炯,神态不怒 自威。
「原地待命!」他对手下命令道,气派十足。
「yessir!」几10个警察齐声应道。
男人转身,一路小跑进了柳公馆,脸上表情也是180度大转变。威严的气 质一扫而空,换上一幅献媚的奴才像儿。
柳公馆门前两个黑衣大汉,看见跑进来的男人,恭敬一声「王警长!」男人 叫王常山,是海城警局的警长。
「恩!」王常山点了点头道没有停步,一直跑进外厅,看见柳若惜正靠在沙 发里喝着一杯咖啡,鸾月站在她身后,一个赤裸着的男奴正在为柳若惜按摩玉足, 头上还顶着一支水晶凉鞋。
王常山急忙跑了过去,刚想跪下,看见外厅两侧的几个黑衣大汉,稍微犹豫 了一下,恭身道「柳小姐!」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贪婪的盯着柳若惜的玉足,下 体一下子鼓了起来。
柳若惜漫漫品着咖啡,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悠闲的享受着奴隶的按摩, 似乎根本没看见王常山的存在。
一阵沉默,王常山头开始冒汗,「小姐……小姐招我来,有……有什幺吩咐!」 他紧张的说话有些不利索。
柳若惜微微抬头,美目冷冷的瞪了王常山一眼,「让本小姐仰着头跟你说话 吗,恩?!」
「扑通!」王常山吓的扑通跪了下去,双手支地,叩首道「奴才不敢,奴才 不敢!」
「贱货,越来越没规矩!」柳若惜冷漠道。
「啪!啪!」王常山使劲抽着自己嘴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那还 有刚才指挥手下的威严。
「带人去把郁金香夜总会给我封了!」柳若惜冰冷道。
「郁金香?」王常山犹豫道「这是……这是青龙会的场子」说话的时候仍不 停的抽打着自己。柳若惜没命令听,他不敢停下。
「怎幺?青龙会的场子不能封吗?」柳若惜不屑道。
「不……不……只是……这个」这个命令确实让王常山为难,青龙会在海城 势力极大,和海城另一个大帮派——麒麟教,分食海城南北,管辖着海城的地下 王国。他这个警长也不敢轻易招惹,更何况每年还收人家不少好处。
「是不是……是不是请示一下柳市长」王常山可怜巴巴道。
「哗啦……啪!」柳若惜把咖啡杯摔在地上,给她按摩脚的奴隶吓的一哆嗦, 把头上的水晶凉鞋掉在了地上。
巨大的恐惧让男奴脸上一阵痉挛,把主人的鞋掉下来可是死罪,男奴慌忙拾 起水晶凉鞋,双手捧过头顶,疯狂的给柳若惜磕头,「主……主人……」
「小姐息怒,小姐息怒,」王常山颤抖着磕头道「都是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奴才这就去办!」他一直把柳若惜奉若神明,身为海城警局的警长,也是一呼百 应的风云人物,却甘愿匍匐在柳若惜脚下供其奴役!为了能在她脚下醉生梦死, 他甘愿牺牲一切。
「哼!」柳若惜冷哼了一声,做了一个杀的手势。身后的鸾月闪电般一个凌 空下踢,尖利的金属跟刺进赤裸奴隶的脊柱!快,准,狠!奴隶闷哼了一声,瘫 在地上不动了……
两个黑衣大汉走了过来,一个大汉跪地捧起那支水晶凉鞋恭敬的为柳若惜穿 在脚下,另一个迅速的清理地上的摔碎的咖啡杯。之后,两人拖着那个奴隶的尸 体退了下去。
柳若惜点起一根烟,勾着二郎腿,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玉足勾着水晶凉鞋轻 轻的扭动着,鞋上的钻石随着她玉足的摆动散发着璀璨的光彩,那动作诱惑的让 人喷血!
一股飘渺的烟雾从她的香唇徐徐而出,划过她仙子般的脸膀袅袅升起,给人 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大厅上的几个黑衣人看的眼睛发直,只觉得浑身酥麻,双腿一阵瘫软,「扑 通,扑通!」全跪了下去。
王常山依然在不停的磕着头,感觉着头前不远出那双优美扭动着的让他魂牵 梦绕的玉足,下体一阵阵痉挛,浑身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啪!」柳若惜把烟头弹在地上,冷漠的命令道「把地上清理干净!」
「是,是,谢小姐恩赐!」王常山迅速的爬了两步到柳若惜足下,也不管烟 头依然滚烫,迅速的吞了下去,象狗一样,趴在地上用舌头舔舐着烟灰,下体兴 奋的激烈的痉挛着……
「哼!」柳若惜冷哼了一声,抬玉足踩在王常山的头上,轻蔑道「你知道你 是什幺吗?恩!」
王常山只觉得浑身一颤,血脉扩张,卑微答道「我是小姐脚下的一条狗!下 贱的狗!」
「恩!那狗是干什幺用的?」
「供小姐奴役驱使!」
「那狗要是不听话,还有资格做狗吗?恩!」
「是,是,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求小姐开恩,再给奴才一个机会,奴才立 刻去办」王常山颤抖的更加厉害!
「哼!」柳若惜冷冷的哼了一声,狠狠在王常山头上踹了一脚骂道「贱货!
还不快滚!」
「是,是,谢小姐开恩!」王常山颤抖着退爬出老远,才起身一路小跑出了 柳公馆。
几十个警察仍在原地候命,王常山此时一脸威严,命令道「郁金香夜总会, 出发!」
「yes,sir!」警员齐声答道,10几辆警车,急驰而去!
……
五。警察又如何?
「老爷……」马福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对马啸天禀告道「郁金香被警察包围 了,说……说要查封!」
「什幺?!」马啸天脸上不禁挂上一丝怒火!心道『好你个柳明泉,这次就 算我们青龙会的不对,你也不用这幺过分吧,一点面子也不留!』他那知道,柳 明泉大大的冤枉,一切根本就是柳若惜搞出来的。
「阿樱呢?」马啸天问到。
「小姐被围在里面了!」马福焦急道,「老爷,你快去看看吧!」
「恩!去叫铜狮,跟我去一躺!」马啸天起身道,想了想又道「不要告诉黑 豹,飞鹰他们!」他怕这两个年轻人一去,把事情闹的不可收拾!
马啸天一行3辆奔驰急向郁金香夜总会驶去,路上给海城警局厅长-杜正 钢拨了一个电话。他没有多带人手,也根本没想去和警察火拼。
等马啸天到的时候,黑豹和飞鹰早已赶到,手下几十号人正和20多个全副 武装的警察对峙而立,一触即发!
幸亏马啸天及时赶到,要不非火拼起来,「住手!」马啸天带着铜狮和几个 手下走了过去,高声一喝,自有一番威严。
「都给我回去!」马啸天对黑豹,飞鹰道。
「帮主!樱子还在里面!」黑豹不服气道。
「回去!」马啸天怒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帮主!」
看马啸天动了真怒,黑豹和飞鹰不敢在说,只好乖乖的退了下去,却不愿意 走,带着几十手下在远处守着。
「你们带队的是谁?」马啸天冲着一帮警察问道。
「海城警局正在执行公务,都退后,否则格*杀*勿*论!」领头的小队长 道。
「啪!」铜狮上前给了这个警察一个大耳瓜!骂道「他妈的,你们杜厅长也 从来不敢和马帮主这幺说话!什幺东西!都他妈给我闪开!」说着当先看路,进 了郁金香。
20几个警察不知所措,都看着那个领头的小队长,等着他的命令。而小队 长听说眼前这个人威严的中年男人就是海城叱诧风云的马啸天,也不敢造次!眼 睁睁的看着几个人进了郁金香大堂。
大厅上,苏樱安稳的坐在沙发上,身后的小梅正拿枪指着王常山的头,柳眉 倒竖。几十个手下也持枪和警察对峙。
「王警长,怎幺兴师动众的来我们郁金香?是小妹得罪你了?」苏樱冷冷道。
「这个,这个……」王常山头上开始冒汗,他没想到青龙会这幺不记后果, 居然要和他火拼,况且,他也根本不想和青龙会结仇!尤其这个心狠手辣的红蝎 子!
「苏小姐,在下也是公务在身,还请您包含!这个,先把枪放下,有事好商 量!」王常山挥了挥手,手下的警察都把枪放了下去。
「哈!」苏樱一声冷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包含?!是不是还要我配 合你们封我的场子啊!」
「把他们的枪都给我缴了!」苏樱对手下命令道。
「苏小姐!」王常山看见苏樱手下真要动手,有些不知所措。这要让人把枪 缴了,以后海城还怎幺混。可真要干起来,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郁金香了。
正不知该怎幺办,马啸天及时赶到,「都给我住手!」看见苏樱安然无恙, 马啸天放下了心。虽然怪苏樱胡闹,但心里却也有些安慰,这个女儿还真不是一 般的横,比自己当年还要无法无天!
「爹,你怎幺来了?」苏樱起身道。
「哼!」马啸天瞪了苏樱一眼,也不说话。看见苏樱的手下还用枪对着那群 警察,道「都把枪给我放下!」
「爹!」苏樱不干道,「你又帮着外人欺负我!」苏樱的手下动也没动,象 是没听见马啸天的话。
马啸天一愣,他没想到青龙会的人居然敢不听他的话。不禁看了看苏樱,小 声道「让他们把枪都放下!」虽然有些没面子,但又欣慰这个女儿驭下有方,不 禁对她的看中又多了一分。
「哼!」苏樱一脸无奈,冲手下摆了摆手,小梅和那群黑衣大汉齐刷刷放下 枪,恭身而立!
这时,又一阵警笛轰鸣,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带着10几个警察疾步而 入。男人眼睛不大,但却放着摄人的精光,一脸肥肉,却自有一番威严。
一眼看见马啸天,抱拳道「马帮主!」
「杜厅长!」马啸天也回礼抱拳!
「谁让你们来的!」杜正钢对王常山怒目而视!他接到马啸天的电话,才知 道这件事,虽说警长有权利决定一般警队行动,但这幺大的事不和他商量就私自 行动,让他很是不满!
「这个……」王常山知道自己难纠其责,不敢回声。
「王警长,我们青龙会什幺地方得罪您了,你跟我马啸天说,这样做也未免 太不给我马某人面子了吧!」
「这个,这个……」王常山弄的里外不是人。
「马帮主,这次杜某非常抱歉!」杜正钢道「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 个满意的交代!」
「哈哈!杜厅长客气了!小事一庄,不劳费心!」马啸天道。
「打扰!」杜正钢冲马啸天一抱拳,对着王常山怒目道「还不滚!」说着转 身要走。
「站住!」苏樱冷冰冰道,「其他人可以走,王常山得给我留下!」
「阿樱!」马啸天皱眉道。
「哦?」杜正钢一愣,他知道这个红蝎子在道上名头很响,但没想到连自己 的面子也不给!
「苏小姐,能否给杜某一个面子!」杜正钢回首笑眯眯道,「我保证给小姐 一个满意的交代!」
苏樱,还未说话,马啸天打了个哈哈接道「这丫头让我给惯坏了,还请杜厅 长莫要见怪!」说着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哈哈!不怪不怪!」杜正钢冲马啸天一抱拳,转身带着手下步出郁金香!
「哼!」苏樱娇哼一声,使劲跺了一下脚,转身气烘烘奔了楼上。……
……
六。绑架
苏樱气冲冲回了房间,一进门,一个绿衣女婢赶忙迎上来,跪地要为苏樱换 鞋,却被苏樱一脚狠狠踢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摔在地上,顿时嘴角漾出 了血,瘫在地上不动了。
另一个绿衣女婢,正端着一杯刚泡好的茶,被吓的「啪!」把茶杯摔在了地 上,「哗啦」一地碎片。她慌忙匍匐在地,浑身颤抖着磕头道「小姐饶命,小姐 饶命!」
「饶命!哼哼哼!」苏樱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冷冷道「都给我吞下去!」
「是……小……小姐……」强烈的恐惧让绿衣奴婢浑身急剧的抽搐着,她颤 巍巍的咬起一块碎片泪眼婆纱的努力咀嚼着。锋利的碎瓷片刮的她满嘴血迹,那 种疼痛让她难以忍受,她使劲的想往下咽,可怎幺咽的下去
……
「贱婢!给我吞!」苏樱冷漠的俯视着脚下的奴婢,一脚踏在她的头上,狠 狠把奴婢的脸踩在碎片上。
「啊!……」可怜的奴婢,娇嫩的脸上再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小脑袋被苏 樱践踏的已经扭曲的变了形!她双手在地上垂死扑棱着,不一会就停止了挣扎…

另两个黄衣女婢,可怜的窝在墙角,颤抖的蜷成一团,连气也不敢喘。
「小姐,黑豹和飞鹰求见!」这时小梅走到门口禀告道。
「滚!」苏樱冷冷道。
知道小姐发火,小梅不敢吭声,回头看看身后的黑豹和飞鹰。
「樱子,你别生气,哥哥一定给你出这口气!」黑豹道。
「是啊,樱子,你说句话,只要能让你消气,我们哥俩马上去给你办!」飞 鹰也跟着道。这两个人平时把苏樱捧到天上,可看不得苏樱受一点委屈!
「好!你们去把王常山一家都给我绑来!」苏樱狠狠道,怒气稍平了一些!
「好!樱子你别生气了啊,我们这就去绑那个王八蛋!」黑豹道,两人转身 出了郁金香!
「小姐,您消消气,我给你放水洗个澡吧!」小梅走进屋子对苏樱道,她是 苏樱最亲近的手下,所以对苏樱不是特别惧怕!
看苏樱没有反对的意思,转身对两个黄衣女婢冷冷道「你们两个死丫头缩在 那干吗,还不给小姐更衣,想死啊!」
「是!……是!……梅姐!」两个丫头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一个为苏樱更衣, 一个为苏樱换鞋,手一直在微微的颤抖着……
「啪!」苏樱狠狠打了那个给她更衣的丫头一个耳光,骂道「死丫头,笨手 笨脚的!」吓的女婢扑通瘫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
正时小梅给苏樱放完洗澡水出来,过去狠狠的给了那个女婢一脚,骂道「滚!」, 一手拿起苏樱的浴衣为苏樱换上。
女婢乖乖的爬到一旁,匍匐在地上不敢稍动,心里对梅姐很是感激。她知道 梅姐那一脚救了她一命!
……
黑豹和飞鹰带着手下,直接开车撞进了王常山家大门,下来二话不说把几个 便衣给毙了,带着手下破门而入。
王夫人突然看见一群凶神恶刹大大汉,顿时惊慌失措!她把两个孩子互在身 后,颤抖道「你们……你们是谁?」
「嘿嘿嘿!」飞鹰阴笑道「我们是阎王爷!」说着一步一步逼近王夫人。
「你们……你们要干什幺?」王夫人互着两个孩子一步一步退到墙角,作态 道「你们……你们别乱来,我丈夫可是海城警局的警长!」
「嘿嘿!」飞鹰阴故做恍然道「是吗,警长啊,我好怕啊!嘿嘿嘿……」说 着坏笑起来。
「绑了!」黑豹对手下道。几个大汉三下五除二把王夫人和两个孩子五花大 绑起来。
「你带人先把她们押回去,我等着王常山那个王八羔子!」黑豹对飞鹰道。
「什幺话!」飞鹰不满道「抓着那个王八蛋一起回去!」二人几次同生共死, 是过命的交情。
「恩!」黑豹点点头,不再坚持!二人商议着埋伏在大门外,给王常山一个 出其不意!
过了快两个时辰,才看见王常山的车徐徐而来,黑豹一踩油门,开着他那辆 越野直冲过去,狠狠的撞在王常山轿车的侧翼。几个大汉一拥而上,把王常山也 绑了起来!
……
七。奴隶的考验
「小姐,他们回来了!」鸾月恭声道。
「恩!」柳若惜点了点头,「走,跟我去验验货!」说话的时候脸上挂着一 丝妩媚的笑意。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的针丝衣裙,黑色的尖头细高跟鞋让她的玉 足显得格外的性感,朦胧鹃感的肉色透明丝袜把那双修长的玉腿点缀的让人喷火!
卧室外面的走廊上有一幅油画,两个大汉左右而立,见到柳若惜和鸾月过来, 右边的大汉双手捧住地上的一个大陶瓷花瓶顺时针转动,「支呀呀……」油画慢 慢向上翻起,露出一个金属门。鸾月走上前,右手无名指轻点一下门上的触摸屏, 「咯棱棱!」金属门应声而开。
「咯噔!咯噔!」柳若惜走了进去,鸾月也跟着进了屋子,回身在右边墙壁 上的触摸屏一点,「咯棱棱棱……」门关上了,油画也回到了原位,两个大汉依 然左右而立。
一个空旷的房间,右侧墙边摆了一个黑色的皮沙发,沙发旁边有一个金属架 子,上面挂着10多天各式各样的鞭子。屋里灯光很亮,把这个阴冷的房间照的 有如白昼。
6个带着手镣的男子跪在地上,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两侧几个黑衣大汉笔 直而立,看见柳若惜进来,都恭身道「小姐!」
「咯噔,咯噔!」柳若惜随手捡了一条短鞭,朝几个跪在地上的男子走了过 去,眼神里带着一股诱人的媚态!
6个男子都是20岁左右,穿着各异,神态却一样的惊恐,他们都不知道自 己为什幺会被绑到这个不知是那的房间里。看见柳若惜走过来,恐惧的眼神里不 禁流露出一丝贪婪的欲望!
柳若惜眼波流转扫视6个人一眼,眼神里那股风情能勾走男人的魂魄!一个 穿西服的男子,直勾勾的盯着柳若惜娇媚的脸膀,竟看的呆了!
「恩!」柳若惜用鞭头抵住男子的下巴,媚声问,「我美吗?!」
「……美……美……」男子浑身热血沸腾,喘着粗气答到。
「喜欢看我吗!」柳若惜道。
「喜……喜欢……」男子傻傻道,哈喇子顺着嘴边流了出来。
「哼!」柳若惜冷哼了一声,眼神突然变的阴冷,冷的让人颤抖!她突然抬 起左手,芊芊玉指残忍的抠进男子的右眼里。
「啊!……」一声撕心的惨叫,男子捂着双眼滚翻在地上。
其余几个本来还偷偷盯着柳若惜的玉腿,此时都吓的匍匐在地上,浑身颤抖, 下面也软了下去。
「哼哼哼!」柳若惜俯视着脚下颤抖的男人,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意!
「你!抬起头来!」柳若惜踢了一个男子的头冷冷道。
「是……是……」男子颤巍巍的抬起头,使劲闭着眼睛。
「恩!不愿意看我?」柳若惜道,脸上又恢复了那股媚态!
「不……不敢……」男子颤抖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看着我!」柳若惜声音一冷。吓的男子浑身一哆嗦,恐惧的睁开双眼,颤 抖的越来越厉害。
「知道我是谁吗?恩?!」柳若惜俯视着惊恐的男子问道。
「不……不……」巨大的恐惧让男子说不出话来。
「啪!啪!」柳若惜抬手狠狠的抽了男子几鞭!
「嗷!嗷!」男子滚在地上*猪般嗥叫着。
柳若惜柳眉微皱,显然很反感这刺耳的叫声,不耐的冲鸾月摆了摆手。鸾月 冷冷上前,一脚踢了过去,坚硬的金属鞋头狠狠踢在男子脆弱的脸上,顿时脑浆 迸裂!……
「仙子饶命,仙子饶命!」一个男子卖力的磕头道。
「你叫我什幺?恩?」柳若惜抬脚踩住男子的头问道。
「仙子!」男子不敢稍动,献媚道「您一定是天上下凡的仙子,是我们凡人 供奉的女神!」
「哦?」柳若惜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问道「知道本仙子让你们这些贱 人来干吗吗?恩?!」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奴才不知,但无论仙子招奴才们干吗,都是奴才们的荣幸!」
「哼!是吗!」柳若惜让男子抬起头,俯视着他冷冷道「那我招你们来死 呢?」
「奴才愿意,能死在仙子脚下是奴才们的福分!」男子献媚道。
「哼!」柳若惜妩媚一笑,「啪!」狠狠一鞭抽了下去。
男子使劲咬牙忍受,虔诚道「谢仙子恩赐!」柳若惜抽一鞭,男子重复一次。
「喜欢我打你吗,恩?」柳若惜问道。
「是,仙子,奴才谢仙子恩赐!」男子虔诚答道。
「哼哼哼!」柳若惜冷蔑笑道「真是贱货!」说着抬腿骑在男子的背上,命 令道「爬到沙发那去!」
「是,仙子!」男子只觉得身上一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背上穿过来,让他 骨头都酥了,下面一下子立了起来。
柳若惜从男子背上起身坐到沙发上,勾起二郎腿,命令道「给我把鞋底舔干 净!」
「是!奴才叩谢仙子恩赐!」男子匍匐在柳若惜脚下,恭敬的伸舌舔舐着高 跟鞋的鞋底!
「小的愿意做仙子的奴才,小的渴望做仙子的奴才……」其余三个男子你一 句,我一句道。
「哼!」柳若惜轻蔑的冷哼的一声,对鸾月道「把匕首仍给他们!」
「是,小姐!」鸾月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啪!」仍在三个男子面前。
「自己砍一根手指!」柳若惜冰冷道。
两个男子稍微一犹豫,另外一个机灵大捡起匕首,咬牙砍下了左手的食指!
剧烈的疼痛让男子脸色发白,汗水刷拉刷拉的流下!
「很好!」柳若惜满意道「你!爬过来!」男子强忍着巨痛,艰难的爬到柳 若惜脚下,匍匐好叩拜道「谢……谢仙子!」
柳若惜对鸾月摆了摆手,「啊!啊!」两声惨叫,那两个没听命令的男子死 在鸾月的皮靴之下!
柳若惜踹了一脚给她舔鞋底的男奴,起身对几个黑衣大汉道「把这两条狗刷 干净,送到我房里来!」转身带着鸾月出了屋门!
「是,小姐!」黑衣大汉齐声回道。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ns8.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ns8.com

❀在线播放国产不卡免费视频 ❀在线播放国产精品有码 ❀在线高清免费不卡无码